咨询热线:010-60974372            微信 18701441748
预约报名
联系我们
 联系方式
咨询电话:010-60974372
微信咨询:18701441748
惠新西街馆(总馆):朝阳区朝阳区惠新西街馆:朝阳区北苑路180号加利大厦2号楼(可以小区内停车) 地铁:5号线惠新西街北口站西北口
望京馆: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10号望京sohoT2
国展馆:北京市朝阳区左家庄北里58号天虹广场
天通苑馆:昌平区立汤路186号龙德广场4层
东单馆: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国旅大厦(有地下停车场) 地铁:5号线灯市口站向南100米路西1号线东单西北口下车向北500米路西
回龙观馆:昌平区回龙观西大街57号
五道口馆: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5层
魏公村馆: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韦伯时代中心C座
万柳馆:海淀区万泉庄路碧水云天7号楼(有免费停车位) 地铁:10号线巴沟站下车向南
健翔桥馆:海淀区北四环中路211号太极大厦
朝阳大悦城馆:朝阳区石佛营东里133号4号楼汉典中医会馆内(有地上免费停车场)
丽泽桥馆:丰台区西三环南路55号 顺和国际财富中心
扫描关注太极养心斋账号

太极养心斋微信订阅号

北京太极养心斋学友会订阅号二维码.jpg

太极养心斋微信服务号

太极养心斋服务号二维码.jpg

王道荃太极微信订阅号

王道荃太极订阅号二维码.jpg



CCTV专访--王道荃老师介绍太极养生文化

关于拳术门派、武术本质与内外家的精辟论述

 二维码

此文章转载自中国太极拳网

关于武术创始与门派传承与发展,以及内外家之区别,向来多有争议,有前辈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回答记者提问,有精辟论述,对现今武林,仍有非凡启迪之意义。故摘录之。





问:形意、太极、八卦、通背,俗称为拳术之内家,未知其派别如何?

王芗斋答:……太极拳嫡传宗匠,当推少侯、澄甫杨氏昆仲。此亦余之老友也。故知该拳确有几种力学含义,得其要者百不得一,即或能之,亦非具体,因基础体认功夫早经销亡,故身之下部无理力之可言。该拳原为三拳,又名老三刀,王宗岳先生改为十三式,又一变而为百四、五十式之多,此失真之一大原因也。若以养生而论,徒使精神气质被拘而不舒;若论技击,专为制裁肢体之用,而使有用之身成为机械呆板之物,亦不过徒使学者神经扰乱、消耗时日而已。至于练法,这一拳,那一掌,左一腿,右一脚,说来可怜亦可笑。对于应敌,如遇高手则勿论,倘对方是不紧滞呆板者,纵令该拳名手则也无所施其技矣。流弊所及,大有成为棋谱势之太极拳。近二十年来,习此拳者多是非莫辨,即或能辨亦不能行。至于一般学者,大都以耳代目,故将该拳葬送而破产,是为可惜耳。愿该门有力分子,迅速严格整理,以图进益于将来。他日有成,以作拳好知音之良友。余对太极拳敢云知之深,不觉论之切,知我罪我,唯高明者有以谅之。同时想太极拳学之有得者,观吾所论,恐将颔首默认,哑然失笑矣。

社会常云形意、太极、八卦、通背为内家,余不知内外之名由何而起,似不值一论。姑就前辈名家论之,以见一斑。

形意嫡派与河南心意把、六合步为一家,查河南李岱东(乡称老岱)为李致和先生之曾孙,致和先生乃戴龙邦太夫子之业师也。济源阮氏,命名虽异而实宗于李。戴先生虽以心意变形意,然也不背原意,故以拳拳服膺之意名之曰拳。要知形意嫡传并无十二形练法,然周身十二形之意当尽有之。亦无五行生克之论,不过指五行为五种力之代名词,非手法与拳套也。曾记先师箦语:五行相某某,谓金者如筋骨含力,意如铁石之坚,有斩金截铁之意;木者,谓曲折面积而言,若树木支撑形势;水者,势如汪洋游动,活泼若龙蛇,用之无孔不入;火者,力如火药,手如弹发,有一触即烧身之力;土者,用力敦厚,阔大沉实,混元气壮,有与天地相接合为一体之势;此之为五行合一。非若今人动辄谓某拳克某拳也。若以目之所见,一再思之,然后出手以迎敌,鲜有不败者。





八卦原名叫川掌。余幼年时曾与程廷华先生晤,回忆其神情类若神龙游空,百折千回,令人难追其功劲。遥想董师海川先生,更不知入法海,博道要,深邃何似。刘凤春先生与余交善,功极深,而造诣稍逊,然亦非习八八六十四掌及七十二腿者所能望其项背。希望习八卦者,专研双单川掌,在一举一动上加意体会,深造力求,而于理论上亦当切实研讨,行之有素,庶乎近之。

通背拳通行华北,都门尤盛,余所遇者大都不成形,然亦有持理论而近是者。考其功能,相去甚远。想前辈当不如是,抑后人之失传也。虽偶有局部深邃之绝大功力者,然终不易走上拳学轨道。

梅花拳又名五式桩,其嫡派至今仍有辈行流传,河南、四川最盛,与福州、兴化、泉州、汕头等处操五技散手者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对于应敌亦多有深造独专之长,惜片面多,具体少。

八翻、绵掌、劈挂、八极、大功力、三皇炮、粘腿、连拳,互有长短,大都偏于刚多柔少,缺乏精神内敛功夫。至于大小红拳、弹腿、戳脚,具知各拳长短。及其他各家,余不欲论之矣。

问:与闻先生之论,道破国术之要道,别开生面另辟一新途径为同人谋幸福,但亦有云指谪太极拳仍有过当之处。

王芗斋答:鄙人识道尚浅,非敢云别开生面,不过遵前辈传统推广而已。在太极门中,余之好友极多,而尚有好多不好意思之处,亦因该拳较之其他流弊少,明理者较多之故,尚不吝指谪,否则亦早不屑论矣。谈到实在批评的话,吾恐太极门中,从未认识拳学者颇多,至通家更谈不到。余总角时曾闻有丹士张三丰先生之名,及长外游,得识各家同仁亦惟习太极者众,故对该拳怀疑已久,闻该拳为张三丰先生所传,故余早有卑视三丰意,后来读三丰先生全集,始知先生乃为一贯大道之先进,已深入法海,博得要道,可是余更深信该拳绝非先生之传。其实是与不是没有一些关系,就即便是三丰后裔未得其要亦无足论。三丰先生之传人不知为谁,想当不及三丰有道又何用假借其他,要在个人得传之真伪与否。况今习该拳者,各人各样,理论不一,任意伪造者乎!曾记三丰先生云:离开已身不是道,执著已身事更糟。太极拳百四、五十式之多,有没有一式一法不被执着?用这些姿势作什么?而精神方面牢牢绑定不可解。实为妨害神经肢体之自由,遥想三丰先生高明若是,当不致传有如此欠通之太极拳。就以该拳谱文字方面论,单双重不偏不倚种种尽善尽美的意义亦仅不过拳学一部分的初步。就以拳谱论,请问太极名手扪心自问,能否有一式一法,合谱之所论者?既是自以为无上拳学,为什么实际上不生效果?更该拳有机坛扶乩而拳技工者,此更荒夫下之唐矣。纵使该拳一切法则优于其他,技能亦高出一般,然在精神方面而言亦是错误,无他疑意,况皆不如是矣。太极拳不过人多势众,擅广宣传,其实明理人早知不攻自破。余言或有不当、甚愿同仁不留丝毫客气的质问,如有见教,我更当扫径欢迎也。





问:先生批评太极拳之错误,自当承认,然友中习拳而得健康亦尚多,恐先生之所批评似有失当。

王芗斋答:拳学之价值,不仅轻松而微末。要知拳学乃人之需要,不可须臾离一贯之学也。故庄子说:技也进乎道矣,诚文化艺术之基础,禅学哲理之命脉,若仅以此微效而可以代表拳术,则拳学当无考究之必要矣。习拳拘泥若此而能生效,更应知道,若能将习拳时间,不用一切方法,任意慢慢的体会操存,而收效之大,吾敢深信更有胜于此者。

问:拳术的门派太繁,理论不一,知友中习者尚多,亦有照书练习者,然皆不生效,未知何书可采?

王芗斋答:拳学无所谓那一家,拳理亦无中外新旧之别,只查其是与不是,和当与不当可耳。社会普遍各家,大都以拳套手法为习拳途径,要知此种作法都是后人的伪造,不是原来拳学精神,虽稍有偶知讲些枝节的力学,及技术的片面,然而总未离开方法和套子,所以终是无用。至于著作者,亦不出此范围。此道虽是学习很易,但亦非如此盲从之简单,往往经名师之口传心授,尚有数十年而是非莫辨者,岂刻板文章所能济事。凡一件学问应先明理由基础体认功夫渐渐作起,再加以慎思明辨及多方实验的证明,然后方可进研其技。且锻炼时有忌对镜操作之戒,恐流于形似而神不真,况照书本练习者乎?此真盲人骑瞎马也。不过看书是博采各项理论之结晶,非注意其姿态如何耳。余据卅年教学的观察,这件学问是极难亦极易,倘遇天才的学生,不满百日之工,则有成通家大器之望,然于百中未有一二,大凡天资聪敏者,多功能欠忠厚,且虚伪而欺诈。故中道多为业师弃之,此亦可惜乎!如社会之一般学者,其困难诚可怜之至矣。多人总是以耳人目,岂知名实二字根本不能并论,且世之拳师多若牛毛,得要者如麟角,凡得其要者,个性多异于常人,不为名诱不为利招,当不愿与伪君子为伍矣!甚矣哉,得师之难也。即遇明师何以能辨,则未必肯如所请,如肯应请亦未必有教学的良法,假使得法而学者亦必能领略,种种困难,非过来人不能知也。不过现在比较以前则易于学习者,因值科学倡明的时代,对理解拳学原理当得帮助不少,然尚不能以此范围拳学,若以科学这层次及局部剖析之解释,则当推为求学之阶梯不二法门。惟我拳学中尚有许多原理,而不可以解者,但若干年后或可得证明。夫学术本无止境,或永无以名之,亦未可知。总之,在此时而论,应以拳学之精神加以科学的方法,则当不难解决矣。




问:屡闻读者多对先生之理论都不否认,惟闻学时无拳套感觉不易,初学者尤甚!

王芗斋答:人身百骸诸般功能,任何聪明者一生练之不尽,那有舍精华而习糟粕之理,且拳套方法愈学愈远如妇女缠足无异,功夫愈深愈不易使其舒放,故初学者进步反速而胜老手者多矣。此论有多人作比拟之铁证。后世之所谓某式生某力之说及某法可以克某拳之功,此真大言欺人,恐云者,对于拳学认识尚远。

问:报端屡次发表拳论,同道中对之有何表示,曾有所闻否?

王芗斋答:同道中明哲之士无不接受,至其甘抱残守缺及是非莫辨者,只好听之而已。即使能知都不易行,况根本是非难明者乎?然一般拳家既以锻炼身体为口号,技击二字绝口不谈,就此点看来,亦可知于技击之道,与之相较,则份量轻微多矣。夫养生之道,是在凝神养性,思与虚灵成一体,所谓身心性命之学也。如这么一招,那么一式,前窜后跳,实难梦见养生之门。盖养生实为简易,人之本性是爱天然无拘自由之运动,一切本能亦俱因是而发。如每晨于新鲜空气中,不用一切方法,仅使浑身关节似曲非直,着想天空,任意慢慢运用,一面体察内部气血之流行,一面体会身外虚灵之争力,所谓神似游泳者是也。而精神体质舒适自然,非但不受限制,而大自然之呼应也渐有认识,久之本能发而灵光见,技击之基础不期自备矣。如总拘泥机械之运动,弄杖舞枪求美观,以为能武之荣耀,殊不知识者一见,可作十日呕,诚冤哉极矣,且终身不能领悟也。

问:世人常云有杨露蝉者,其学如何?

王芗斋答:露蝉先生亦为拳学先辈,工太极,今多学之。余据各方面观察而论,露翁仅得此道之一部分,即明王宗岳先生亦非通家。不过宗岳先生得岳武穆双推手之局部,以三拳而变十三式,至于命名太极,以为张三丰所传实无从考证,抑世人之一种附会耳。如百四、五十式之多则更不知其所以由来。就该拳之作法论,于肢体上仅仅不生流弊,而精神上却受无限损失,距实作之学相尚远,不足道也。http://wangdaoquan.faisco.cn/h-col-103.html